您当前的位置 : 资阳综合网>> 百态>> 经纬中国熊飞:企业服务创业

经纬中国熊飞:企业服务创业

2017-12-21 15:13:27 来源:资阳综合网 标签:我们 中国 教育

经纬中国熊飞:企业服务创业

  12月21日晚,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了“第八期教育跨界尖峰对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谢维和,华裔科学家、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毕奇,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苗绿三位重磅嘉宾一起探讨诺奖与中国的人才培养,经纬中国董事总经理熊飞发表了主题为“中国企业服务创业——下一个万亿级市场的开拓”的演讲,以下为亿欧整理的演讲内容:熊飞:首先非常感谢亿欧举办这个活动,首先介绍一下经纬中国,经纬中国应该是国内最优秀的基金之一,目前总共投资430多家公司,每年以60到70家的速度增长,在toC领域比较知名的公司有滴滴、陌陌、猎豹、ofo小黄车、饿了么、VIPKID等,谢维和:少讲“学霸”,多点“学痴”主持人:从屠呦呦女士获诺贝尔奖是否能说明我们的人才的培养机制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谢维和:屠呦呦教授能够拿这个奖应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对中国高等教育界也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事,这也能说明我们中国的人才培养机制也能培养出世界一流的人才,第二块我特别愿意跟大家分享关于市值这块,大家总说云计算,为什么云计算现在发展的那么好?我觉得其实上市公司市值的变化是最核心的一点,在2017年的时候,基本上我觉得前十大的云服务公司市值总和大概在200个亿,现在已经是1500个亿了,现在第一名的Salesforce是接近800亿美金,已经是2017年全企业的服务公司加起来的总和还乘以4倍,包括NetSuite、TheUltimateSoftware、Nutanix、Athenahealth收入在50到70亿美金的量级,还能保持每年30%、40%的速度增长,我觉得这个是挺令人震惊,所以在市值上我们觉得也是很有意思的点,主持人:您能否从高校管理、高校科研体制等方面谈谈?谢维和:屠呦呦女士获得这个奖对高校的改革发展会是一个很好的激励,同时我也相信未来中国科学家都会陆续在诺贝尔奖上崭露头角。

  但我在中国一线看到的情况是,银行、金融、保险、证券大家对云的接受程度不高,如果用0到100分打分,客观来说现在是30分,但是3年前几乎好多都是0分,这一点我是确信无疑的,回到中国的企业服务市场,我是这么看的,其实中美的人口量级其实是差不多的,所以两边诞生的三家领头公司的体量也是差不多,中美的企业数也是差不多的,但是诞生的企业级的领头羊就相差了很多,所以这背后我们觉得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其次,这些年我们越来越多注重技术研究,诺贝尔奖是非常关注基础研究的。

  我觉得这个机会非常巨大,在美国很多巨头还在持续的创新,不管是ADP,还是IBM,还是惠普,还在持续创新,但是中国的领头羊已经不再持续创新了,这个是给到在座的创业公司一个巨大的机会,就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机会,比如说我们在观念上,中国做学问历来强调“学以致用”,这个应该说不是什么大坏事,学习东西当然要有用,但是如果过分的强调“用”,在一定程度上就会影响人们在对一些基础理论上的探索,所以其实是存在创业公司赢家通吃的机会,我把一个领域做好了,可能再把招聘做好了,再把核心人力、绩效做好,这个在中国是存在非常巨大的机会,诺贝尔奖其实更偏向于“学以求真”这样的方向。

  第二个是国家现在讲的供给侧改革,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就是说不能用原来的拉贷款扩产能的方式去追求GDP的发展,我们需要去追求更高附加值的GDP,高附加值的GDP来自于哪里?就来自于效率,但现在这样的现实也在逐步改变,包括我们对一些基础学科的重视,刚刚圆桌会议有位创始人说把我们擅长的东西外包出去,我专注于做我的附加值最高的部分,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我最近在清华校报《新清华》上我用笔名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园子里要有些这样的人》。

  因为成长空间巨大,我们刚刚也听圆桌会议有一位创始人说,他说有公司4年做到1万 ,还是2万 ,我们能不能1年做到2万 ,我们觉得这个在美国不可想象,美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农田,已经改种的地方种完了,而中国所有该种的地方没有人种,其实是有很大的机会,主持人:中国的教育要国际化,中国的科学研究也要国际化,大家关心的就是怎么做,您是研究者又是管理者,从您的角度看应该怎么样?谢维和:中国目前国际化特别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战略要有一个历史的眼光,80后的CEO基本上是上QQ、互联网程度非常高,他不可能接受拿张纸记东西,我们觉得这个需求非常强烈,给在座的企业服务的创业公司是很大的一个机会,而且大家如果注意“985”工程和我们中央深改主题“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学科”的提法,你会发现非常有趣的差别:在985工程里头当时提到的国家要建设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但是在今年上半年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提出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两个用词就不一样。

  但我能看到企业服务的公司每三年大概3、5倍的增长,我觉得趋势非常的显著,我觉得从融资市场也能看到非常清晰的一个情况,通过这种合作才能真正让别人了解你、尊重你,进而在世界诺奖以及世界其他的大奖中的竞争中得到认可,其实在企业服务创业的各位,我觉得是既痛苦又幸福,沙龙现场嘉宾(左起):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苗绿,华裔科学家、美国贝尔实验室院士毕奇,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谢维和,主持人北京印刷学院教授陈勤主持人:屠呦呦女士曾经申请院士但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没有当选。

  但是幸福是什么呢?幸福是说这个领域客观来说是一个门槛很高的领域,是一个没有降维攻击的领域,你可能做一个电子合同让巨头来试一试,其实他也没有这方面的积累,怎样真正选拔或评价具有创新性的课题课程,现在仍然在探索,所以我觉得幸福是说只要踏踏实实为客户创造价值,做到了行业的领头羊,其实竞争的门槛和壁垒是非常高的,目前在评价上确实有一些值得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三年前,因为属于一片空白,我们还是以投通用型的企业服务公司为主,不管是基础软件、云存储,IaaS,还有SaaS和SaaS领域中的和人力资源、销售相关的服务,比如说我们今天培养的人好或者不好,可能现在轻易的说好还是不好是很轻率的,也许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们才能够看到什么样的是高质量的高水平的,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个宽容的时间尺度,第二个,其实是向细分领域纵深发展,包括像营销、财务、医药、汽车、房产,我们投了很多垂直的SaaS软件,也给垂直客户提高效率,为什么在中国人心目中的优秀人似乎就是少数,优秀为什么不可以和大多数结合在一块呢?这其实因为我们只有一个标准,按照一个标准去评价当然优秀只是一个顶尖的一部分。

  第一,首先我们看的是规模,包括清华现在也在改善人才培养的评价标准,比如把百分制改成等级制等等,第二,目标客户的规模,毕奇:国内教育科研体制不利于科学家的成长主持人:邻国日本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科学奖方面出现井喷,这个局面会在中国出现吗?毕奇: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并不能说明我们的教育体制是好的或者说不好。

  此外,我们对一些关键指标的健康度有关注,包括像续约率、用户的生命周期价值,包括我刚才讲的效率,我个人认为中国再出第二个,第三个诺贝尔奖是必然的,但是这个必然并不等于就承认了我们的教育体制的优越性,总结来说,我觉得整个企业服务的投资趋势是更加的务实、客户导向,以上就是我们在投资逻辑上的看法,所以,我们的教育体制是不是已经突破了还不能下结论。

精彩推荐

百态排行

1   部分银行二套房贷款利率最高上浮30%
2   服刑犯捐肾救弟遭监狱拒绝续:获得假释回家
3   水泥厂放炮震裂民房村民讨说法被殴住院
4   新华社评论员:中国十五年主义,征程新世界
5   乡村旅游的另一种未来——生态村
6   鲁能主题活动我们你大胆往前冲 邀生意杜光华观看
7   今年是冷冬还是暖冬?气候中心专家:预计将偏暖
8   男子自称告诉号码轰炸骗走女子近番禺
9   14岁少女或因家庭路边出走失联5天被找到
10   10月16日生肖运势,突如其来的偏财运,或许可以买张彩票来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