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德国之声: 黑窑 邪恶势力猖獗原因何在?

点击量:   时间:2019-07-01 07:01:00

五月底至今,中国警方在山西和河南两省解救了591名奴工,其中有49名未成年少年和十名智力残疾人柏林日报报道了一名青年农民被“蒙汗药”麻倒、卖给黑砖窑为奴的经历后写道: “中共政府成功地对公众隐瞒了这一事件,长达好几个星期直到六月中旬,这个话题在互联网论坛出现后,国家媒体才开始报道此事,北京党的领导下令调查…… 在北京奥运开始前一年,这种使用奴工和童工的事件毒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人权组织认为这是中国系统剥削工人的证据美国国务院把中国列入了在贩卖人口和强制劳役的问题上需要密切注视的国家 香港工人组织‘中国劳工通讯’创始人韩东方说,‘中国许多人只要能挣钱,就践踏法律他们这样大胆干,往往有地方干部撑腰’韩东方是1989年天安门示威时的工会领导人,他说,虽然奴工事件在中国也是例外,但侵犯工人权利的事情比比皆是没有独立的工会和有效的法制,工人就不能依法保护自己“ 商报介绍了七年前一名17岁的小青年受骗被卖到砖厂当奴工的经过,接着把目光转向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攻势: “这次打击人贩子动用了三万五千名警察几天来,北京的共产党政府把这一大规模攻势当作在媒体上显示力量的机会,玄妙深奥地说,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政府首脑温家宝都做了‘重要指示’ 但北京一位政治观察家认为,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以进为退’,因为中共政府本来是一个很有效益的权力机构,但现在在国内社会问题上日益受到巨大压力,甚至呼吁公众和媒体为奴工一案提供帮助,国家的喉舌‘中国日报’还发表社论,要求发表更多揭发问题的新闻报道,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 现在,这一丑闻在不断扩大,它很可能成为权力巨大的共产党的问题北京日报公开说,之所以能出现这种邪恶的勾当,是因为他们有保护伞最严重的是,党和政府当局多年来滥用权力在共产党独裁多年后,许多党的干部至今仍然认为自己不可触犯“ 法兰克福汇报写道:“这一丑闻把中国经济奇迹的阴暗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下面省区,几乎没有人关心劳动安全的规定和工人权利山西省也因其煤矿一再发生严重事故而声名狼藉,但是把工人当作奴隶、只给一些馍和凉水,强迫他们做苦工,这早已超出了‘一般’弊病的范围” ========================================================== 刚刚接到一家长电话,称现在解救运动已快到尾声但现在解救出来大多是成年工,童工很少,还有很多家长没找到自己的孩子同时给我的邮箱发来了这封邮件 有兴趣的老师看看 —————————————————————————— 附件: 寻子无果 400多位父亲再次联名 悲愤呼救,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 我们是那四百位不幸被卖黑砖窑做苦工的孩子的父亲们6月5日,在寻子无果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曾联名借助大河网发过一篇题为《400位父亲泣血呼救,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的求助贴子期望借助网络的力量把孩子们的不幸遭遇传送到我们中央高层,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 我们的求助信被各大新闻网站转载后,得到了广大具有社会良知与责任心的各界人士的声援支持国内各大主流媒体,也深入当地进行了采访、调查、挖掘,这起惨绝人寰,草菅人命,令人发指的惊天大案浮出水面在媒体的监督和公众的呼吁下,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家总理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也相继作出重要批示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鸣率领工作组进驻山西督导解救工作,山西方面也终于明确表态,各级政府下了打击黑砖窑,解救被困民工的决心河南警方在打击人贩子的同时,还酝酿出跨省解救的工作计划有领导的批示,公众的监督,解救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并在短短两个周内取得很大的进展,山西方面已解救民工370多人那个参与倒卖童工的冯姓监察队员已受到了“开除留用,降两级工资”的严肃处理黑窑主王东东的父亲、曹生村党支部书记王东记也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4名参与殴打民工的打手,已相继辑拿归案“惊天大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们的公仆们称“解救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不留一个受困民工”看着那一个个“喜人”的数字,按照常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应该得到安慰,但聆听着某些媒体空泛的报道,我们的心更加无助和凄凉,我们看不到希望在这个和谐的国度里,我们感受不到对生命和人权尊重的具体体现 在6月11日,就在国内的大小媒体就山西黑砖场非法拘禁民工事件进行披露和谴责的时候,我们一行8位寻子家长还在运城市临沂县临晋乡艰难寻找,在一些窑主的“不让河南人进来找孩子,再进来打死你们”的威胁下,我们只有请求当地派出所的帮助在临晋乡指导员(警号092703)的陪同下,我们深入窑厂去寻找孩子在途中正好遇见开着车牌为晋OM1061的窑主岳西山,他指着指导员的鼻子训斥道:“谁让你让他们坐你的车,快让他们下去!”在岳西山的指示下,指导员马上把我们轰下了车6月12日上午,我们带着费尽周折自行营救出来的23个孩子,到临晋乡派出所办理交接手续时,他们却坚决不让带人甚至我们问一下孩子家长的联系方式,都不允许!有一个寻子母亲还遭到人民警察的粗野推搡我们怕孩子再入虎口,费尽口舌,与派出所协调,最后得到一个空头承诺:“我们会负责把这23名孩子送到家”至于他们把孩子们送到哪里,我们不得而知在我们长达二个多月的寻子过程中,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我们走过近千家窑场,每个窑场都是正常工作运行着的,窑工们多数都是未成年人,仅运城市辖区内,就有窑场逾千家那么整个山西省呢他们一共有多少砖窑场他们会非法拘禁使用多少童工粗略一算,即可得知!如果说我们造谣惑众,以电视台拍摄的资料为证,还有那些获救的孩子们的证言及累累伤疤试问,电视画面中的那个八岁小童工呢还有那个一脸哭容,要和我们走却被警察诉责,“不是你们的人,你们不要管!”的河北孩子呢相信他们脸上的恐惧和泪水会被很多人记住!他们去了哪里山西方面能不能给民众做个客观的解释 还有我们的孩子,他们很多是获救孩子的工友,6月4日,一位袁姓孩子,在工头的授意下,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只要汇3.5万元给工长,就放他回家那个电话号码不是证据吗相信公安部门对一个电话的定位技术应该过关吧,还有康姓、柴姓、杨姓孩子,他们都在山西,可解救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怎么还没有孩子的踪影他们在哪儿一千多个鲜活的,为山西的“经济发展”出血、流汗的生命到底在哪儿我们这么多趟着血泪寻子的家长们,何时才能盼来骨肉团圆 山西当地的窑主既然敢在中央调查组来临之前,一把火烧掉能暴露他们罪行的房子,那么,那一千多名最能证明他们血的罪行的孩子,他们会面临什么会不会也一样惨遭毒手 我等都是一介草民,对于攻击党国之事,想都不敢想,甚至在一些海外媒体要采访我们时,我们怕他们把我们的不幸当做武器,来辱没我们国家的尊严,我们虽悲怆但却决绝地回绝了但我们的家呢没有了孩子,我们还有家吗天理何在质问那些欺上瞒下的当权者,在你们惊惶失措,以各种丧尽天良的手段掩盖你们罪行的时候,你们是在维护社会的安定,还是制造国家的灾难当你们面对那些惨烈的面画,还有那一双双纯净的求生的眼睛,你们真的无动于衷吗你们如何面对那些屈死的冤魂你们拿什么来医治那些伤残孩子及他们亲人心头的伤痛你们面对那么多苦难的,流血流泪的家庭,如何叩问自己的良知 “洪洞”虐工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还有一千多个生命正在遭遇危难,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用自己的尊严,跪拜我们的政府,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400多位父亲悲愤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