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陈先生及其同胞行动 挑战西方政府对中共政策

点击量:   时间:2019-07-01 01:16:00

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访加拿大,发出中共在国外骚扰异见人士和展开间谍活动的警告,再次引发世界对中共间谍操作的关注专家称,陈先生及其同胞致力于促使中国脱离共产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变革,迄今为止是中共政权所面临的最严重挑战,这也对西方民主政府如何做出回应形成了挑战 我们必须支持华裔加拿大人 渥太华公民报6月18日刊载专栏作家、多伦多大学曼克(Munk)中心国际研究教授韦斯利•沃克(Wesley Wark)题为“我们必须支持华裔加拿大人”(We must stand up for Chinese Canadians)的文章说,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已作出可信及重要的指控,既北京当局所派间谍已将大陆对异见人士的骚扰和迫害延伸到海外,包括加拿大 自从澳洲准予避难后, 陈用林携带有关中共骚扰异见人士以及参与间谍活动的令人震惊的信息,到其它西方国家旅行他最近来到加拿大, 再此引发对中共在海外进行间谍活动的关注 文章表示,尽管任何先进国家都会吸引间谍光顾,但陈用林对北京当局企图骚扰加拿大移民异见人士的指控特别令人焦虑陈的指控已得到其它脱离中共人士的确认,也与在西方法轮功追随者报告的经历一致中共自从1999年对法轮功宣战以来,这个政权以难以想像的暴力和残忍追击法轮功成员 陈先生脱离中共后参加和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并成为法轮功的拥护者在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从共产主义形态中变革转型过程中,已经出现其他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而且将来还会更多陈先生及其同胞的行动迄今为止是中共政权所面临的最严重挑战他们的行动也对像加拿大这样的西方民主政府形成挑战,因为加拿大政府有义务对陈所指控的中共间谍活动以及延伸海外的镇压事实作出反应,但如何作反应和反应到何种程度则是具有挑战性的 文章指出,也许有些人认为,哈柏政府政治上公开抗议中共在加拿大情报操作的讯息,是由意识形态所驱动,有害于最重要的经济利益,但事实是谈论中国间谍在加国的活动已是老调常谈的政治,不是什么新论调,但是它所涉及的问题却是如何保卫加拿大的主权利益 文章说,最不可容忍的是,中共的间谍活动有很大程度是针对加拿大中国社区的移民,或发展他们为间谍,或经常进行骚扰和威逼这是无法饶恕的政治干涉形式 北京当局务必清楚地了解,那些感受到压力的华裔加拿大人相信加拿大政府站在他们一边,并能够寻求政府的保护加拿大政府可采取一些措施,譬如直接向北京当局抗议,驱逐不受欢迎的“外交”人员,控诉那些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北京当局的代理人 文章认为,最重要的措施也许是促进华裔加拿大人和政府之间的相互理解,从而帮助保护所有社区的弱势成员免受威逼和骚扰,并为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提供信息资源, 以便密切注视中共的情报操作 加拿大或许不像陈用林所说,存在1000名中共间谍但无可置疑的是,中共已首当其冲的成为CSIS反间谍的主要对象在最近对参议院国家安全和防御委员会的证词中,CSIS主任吉姆・杰得(Jim Judd)声称,监视中共间谍已占去所有反间谍行动资源的一半 文章说,当全世界都在聚焦威胁国家安全的恐怖主义时,CSIS打算调查国外的间谍活动, 这对于密切关注中共问题将是一个有益的行动,由于中共在加拿大内推销自己,CSIS能够对此提出指控,并可保护加拿大人的权利和自由 加政治家与情报机构对中共间谍及干预发出警报 环球邮报报导,这位成功地在澳洲寻求政治庇护,声称澳洲有1000名中国间谍的中国前外交官陈用林来访加拿大时告诉环球邮报记者,加拿大境内也可能有相同的间谍人数,中共可能采取类似的手段骚扰移居加拿大的异议人士 报导说,中共把亲民主人士、亲台团体、维吾尔和西藏少数民族、以及法轮功视为威胁到它一党专政的力量北京要在国内控制这些团体,并把这种控制延伸到国外 加拿大政治家与情报机构正对中国的间谍及干预发出警报多伦多星报说,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主任杰得告诉参议院说,北京在12个想在加拿大刺探政治与经济机密的国家中占据首位,而且还说“中国几乎消耗我们反情报计划的50%力量”加拿大安全情报局也指控,北京藉由成立文化机构来传播讯息,以进行“心灵与心智”之战 中国专家、皇后大学政治研究副教授吉尔利(Bruce Gilley)表示:“当中国兴起成为世界强权时,它以强权的传统方式认知自己的利益它不觉得须遵守游戏规则” 他说,在美国,越来越多与中国有关系的人被起诉上个月,三人被判共谋将美国海军科技传给中国不过陈用林说,最严重的问题是中共对其视为敌人的迫害 多伦多星报报导说,渥太华决定颁赠荣誉市民给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触怒了中国,又因加拿大公民玉山江(Huseyin Celil)被中国以恐怖份子罪名遭终身监禁,渥太华与中国再起争执北京最近指责,渥太华允许议员访问西藏与被视为中国一部份的台湾 中共驻加使馆对多伦多星报记者要求评论没有做出回应,不过过去北京当局对于在加拿大的间谍活动与工业间谍的指控向来是愤怒否认的 中共间谍手段多种 环球邮报说,自从陈出逃到G8国家,许多国家的立法机构认为他对中共间谍的指称是可靠的从2001到2005年,他是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政治事务组的领事他表示放弃那个行当是因为无法再听令去骚扰法轮功 陈用林说,他的任务是“监视法轮功的活动,收集他们的个人资讯,把他们列入黑名单并筹划反对他们的活动”中共还要求外交人员督促当地的议员和精英人士“与法轮功保持距离任何与法轮功的关系都将损害双边关系” 他还说,许多外国人不了解中国间谍活动的狡猾本质他说,一个大使馆可能藏着许多专注于窃取核武,政府或高科技秘密等传统的专业间谍然而,许多普通中国人也做着同样的工作 陈用林表示:“中共采取的办法是利用许多专业人员,包括相当多在海外工作的线人”,北京为自己的利益说服学生和当局支持的企业家做间谍 他认为,西方人越来越被中国经济机会的前景所迷惑,而无视中共践踏人权的种种表现,实际上中国的政治体制越来越站不住脚 中共海外巨大间谍网试图影响各国政府 多伦多星报报导,陈用林带着外交人员温文尔雅的举止,装满文件的箱子和有关中国海外间谍活动的强力讯息来到加拿大他说:“中国有相当庞大的网路间谍,正努力影响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各国政府” 这名两年前在澳洲出逃的前中国驻澳政治事务组领事表示:“中国渗透华人社团,并对被认为敌人的团体如法轮功、民主人士和其他人进行打压” 陈用林甚至指称,装满美元的外交邮件袋被送到使馆,以便官员们收买有政治影响的人,并作为支付监视异议人士线人的资金 他说,中共“对待居留其他国家的中国异议人士是国内政治的延伸”北京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采用同样的方法”,以发挥其对政治敏感性议题的影响力这些议题包括法轮功、西藏、台湾与维吾尔族等 陈用林在2005年5月戏剧性的出逃中国驻悉尼领事馆的事件在全世界引发外交风波, 几天之后当他出现在一个集会,并宣布将透露中国在澳洲间谍计划的细节时,进一步引起轰动 中共与法轮功在加拿大的意识形态战大事记 以下是加拿大媒体报导的中共和法轮功在加拿大的意识形态对垒纪事当一个国家需要倾一国之力对付一个民间团体时,即使在物质形式上取得胜利,也已在意识形态上惨败 2007年5月:“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北美团团长鲁文•鲍克博士(Reuven P. Bulka)在加拿大国会山表示,如果中共不能在2007年8月8日前对该调查团诉求做出令人满意的回应,将在全球范围结合所有正义力量共同抵制中共举办 2008年奥运会 2007年5月: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控告出访渥太华的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 2007年4月:加拿大情报局主管表示,他的整个反间谍部门几乎一半的努力是在对付中国的间谍活动 2007年3月:一名外交人员的妻子、法轮功学员投诚到加拿大她在新闻发布会中宣布,她有文件证明,大使馆人员图谋拦阻加拿大议员同意亲法轮功的电视台落地加拿大 2007年1月:国际独立调查员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在加拿大国会公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修订版》 2006年11月:加拿大拒绝给一名中国外交人员续签签证大纪元报导这名教育官员一直在骚扰法轮功学员 2006年7月:国际独立调查员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在加拿大国会公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第一版 2004年6月:由于法轮功学员抗议,爱得蒙顿警察对两人展开仇恨犯罪的调查,其中包括一名被控告散发写着“法轮功X教本质”传单的中领馆人员 资料来源:渥太华公民报,环球邮报,多伦多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