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高层接连震怒 我们很快麻木 中共深陷管治危机

点击量:   时间:2019-07-01 04:13:00

  山西省被揭发有有逾千名八至十六岁的少年儿童,饱受非人的摧残,在暗无天日的砖窰、煤矿,做着远超他们负荷的工作事件曝光后,中国高层一如既往的“震怒”及做出“重要批示”, 然后地方政府恪守本份,做出“正常”反应,采取专项行动打击黑窰问题,拘捕黑窰主,救出部分民工但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而在正常情况下,这种“正常”的处理程序理应可以平息事件,然后继续歌舞升平,社会和谐,齐步迈向小康,没多久又发生同类事件   《亚洲时报》分析文章说,自从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后,全国各地大大小小发生过无数引起中央领导关注、震怒、下令撤查的事件:2002年广西南丹矿难,县委书记协助矿主瞒报死亡人数;2003年重庆开县井喷,233人死亡;2004年,毒奶粉祸延全国,至少有十三名婴儿死亡;2005年,黑龙江沙兰镇小学被山洪冲毁,逾百名小学生死亡,而当年底的吉林化工厂大爆炸,更造成松花江生态灾难;2006年,多宗假药事件引至二十多人死亡   这些事故、意外、灾难发生后,中央领导人都无一例外的做出“重要批示”,然后地方当局推出专项打击或检查行动,扣查相关责任人,有官员引咎辞职总之,一切似乎已有固定的处理模式但这种“正常”程序不仅没有治本,反而令同样问题不断发生,还会令中共的管治危机愈陷愈深   当中国高层第一次震怒的时候,外界会给予掌声和欢呼声;当他们很快又要震怒、批示之后,我们开始有一点怀疑;当他们接二连三的震怒、下令撤查的时候,我们很快便麻木”,我们对这种“正常”程序,再不能抱任何希望,到了今次惨无人道的山西童奴事件,对这种制度更加彻底绝望我们必须诘问,是什么导致中国高层不断的震怒这是体制问题,缺乏公众监督、缺乏权力制约下,官商勾结愈来愈严重,那些官员已到了视老百姓生命如草芥的地步   那些窰主、监工就根本不把买回来的童奴当人看,甚至连猪狗都不如,三餐不饱,动辄遭到虐打,不少人被打至残废,奄奄一息者则被活埋这不是一、两个黑心窰主心理变态的行为,而是普遍现象没有地方政府的撑腰,谅他们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收买人命,犯下如此多谋杀、伤人、禁锢、虐待等严重罪行,而且受害人是儿童!但是,当中国高层下令地方政府解救失踪的逾名千儿童时,事件变成政治问题,而在政治压力下,一旦在他们的砖窰发现童工,那些黑窰主固然要负上刑责而被超严厉的征罚,他们背后的“保护伞”也在逃劫难逃,要负上政治责任   为了避开这个风尖浪口,那些地方干部和黑窰主有很大的诱因去掩盖事实,就像当年广西南丹的地方干部协助矿主隐瞒死亡矿工人数那样因此,现在是童奴们最危险的时候,他们很可能被立即杀害,然后毁尸灭迹;又或者被带往深山野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还有一点人性的就把他们带离山西,到邻近省份“放生”因此,省级公安必须在中央政府监督下加速行动,尽快救人,绝不可依赖县级的腐败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