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揭开山西黑窑内幕第一人:最大阻力是地方政府

点击量:   时间:2019-07-01 07:07:00

记者潘志贤实习生周立顺/“有关领导已经批示了山西黑窑工案,你放心,你的孩子很快就会找回来的”付振中拿着手机一直重复这句话 付振中是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也是揭开山西黑砖窑内幕第一人从5月9日至今,他三赴山西,编发报道21期 付振中说,在山西暗访期间,辗转黑砖窑上百家,据估计,光河南籍被绑架或拐骗的少年就有近千人,然而现在才解救出十几名很多已近精神崩溃的“寻子”家长不时给他打电话,询问最新警方解救进展 “我做了10年记者,见过各种惨烈的车祸、火灾现场,但从未见到这样的情景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是在山西万荣县一个黑砖窑在这里做苦工的孩子,最小的8岁,最大的13岁他们每走一步就像踩在我的心上,有一种揪心的痛!”付振中说 令付振中气愤的是一些地方执法部门的冷漠,甚至执法犯法 5月19日19∶30,河南电视台播出《罪恶的黑人之路》第二天,电视台大门被数百名寻子家长围住,请求记者帮助他们找寻孩子 5月23日上午,付振中和在新闻中认出自己儿子张道虎的张迈团夫妇奔赴山西运城解救张道虎到了定乎营窑场,张迈团夫妇哭天抢地,将一旁正干体力活的张道虎搂入怀中,泣不成声 这时,一个河北籍半傻少年跑到付振中身旁,哭着说,“我也想走,你们带我走吧!”付振中征询随同前来的当地警察的意见,结果对方回答,“不是你们的人不要管!” “我们的采访,最大的阻力是山西当地一些部门不配合,他们对这个事件缺少应有的爱心,表现得十分消极,有的还千方百计阻挠家长营救其他孩子” 付振中讲述了在山西永济市考栳镇尚信黑窑场解救平顶山少年朱广辉的经过,“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朱广辉从一个窑厂解救后,又被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倒卖到另一个黑窑厂,并且一个姓冯的劳动监察队员还把朱广辉被解救时补发的300元工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在山西永济市郭平店解救河南封丘17岁少年吴树陈时,我们也遭遇了险情”付振中给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这孩子是我们河南的,是被拐骗过来的,我们要把他们带回去”付振中当时以协商的口吻说 “人是我花400块买的,带走就打”窑主不容分说 当我们准备把孩子带上面包车时,窑主挥舞着拳头砸向我们,现场一度失去控制,幸亏110及时赶到但是,民警劝架后,竟然也说孩子不能带走,应该留在窑场,付振中说,“当地执法者这种做法,实质就是执法犯法!” 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曹生村一黑砖窑老板王斌斌,其父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王东己“该黑砖窑占地约20亩,它的对面,就是曹生村支书王东己的院子”付振中说,和他一起去寻子的老张的儿子张文龙,差点就死在这个黑砖窑张文龙和另外3个黑工被迫在砖红的时候出砖,被滚烫的红砖严重烫伤,造成5级烧伤但工头不但不把他送进医院,甚至买来的烧伤膏都是过期的工头还鼓动孩子用土法治疗----—用黄土往伤口上抹“这么做,如果继续感染,完全可能致命”一位医生说 “有个河南三门峡的窑工,因为逃跑,被工头用砖头垫起小腿,用砖拍现在他的腿已严重畸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