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动向杂志 北京奥运:‘现代西施‘的‘超限战‘

点击量:   时间:2019-08-08 07:08:00

  的确有些像“西施”拖垮吴国一样,“京奥”让中国在踌躇满志中暗暗腐烂掉!这的确是一场民主与专制的“超限战” 周末与一老友闲话,聚焦一个话题——民间一些人说,“京奥”(北京奥运)是西方的“当代范蠡”送给中国“当今皇上”的一个现代西施为抛砖引玉,兹录对话如下: “当代范蠡”在美国 友:现代国家外交手段,虽已不像古代那样公开用美人计,给一国之主送美女乱政,但却常常以赠送“风光项目”——让一个国家执政者倍感荣耀的形象工程来拖垮对手:比如,美国就曾以“登月竞赛”和“军备竞赛”让前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京奥”已如西施一样,正在让中国执政党因忙于筹办“盛世中国奥运”形象工程而自残正常的经济运行和防灾工程,结果不断陷入南方雪灾、拉萨“藏独”、山东撞车、汶川地震、九省暴雨、上海袭警、贵州民变……水里按葫芦,狼狈不堪 吾:我暂且对此议持观望态度不过,曾听说我们有个空军少将乔良(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与王湘穗大校(某部师长)1999年合作出版了一本《超限战》,该书认为,现代战争是一种超越军事界限的战争———如今的战争概念已经非常广泛,包括股市、能源、货币霸权的争夺,是一种界限模糊的战争,如果在一个领域里打不赢,就组合其他手段———比如网络战、金融战,文化战或经济项目战此书依据中国古代的《三十六计》,提出了现代战争的“新二十四计”,其中特别论证了“美人计”的新变形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京奥”确是西方的“当代范蠡”送给中国“当今皇上”的一个现代西施 友:西施是中国古代一位以美色颠覆敌国的绝代佳人是中国美人计的经典当时,吴国与越国争雄,吴王夫差为报杀父之仇,领兵打进了越国越军被打败,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采用范蠡之计,把西施献给吴王夫差西施凭她倾国倾城之貌和高超的琴棋歌舞,致使吴王沉迷酒色,不理朝政,在她的内应下,勾践终于灭吴复国 太阳底下无新事,一切现实都是历史的变形再现今日世界形势,就如同中国春秋战国的格局,上百个国家逐步形成七雄——欧盟就是欧洲诸国在联合成大国抗衡美俄中三国争霸,近十年来高唱所谓“振兴中华”,“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不就是想“大国崛起”,竞争天下帝国美俄和欧盟对此心知肚明,就将计就计美国一再声称支持中国申办奥运,是深知中共不会以平常心对待奥运 吾:你这说法,让我想起学者丁学良的文章《拖垮苏联的套索正抛向北京》,说二十一世纪前期,除非发生意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是世界上头号强国美国的头号敌人美国会继续在中国周边造就日益增大的战略压力,像拖垮前苏联一样,迫使北京把更多的资源移用于战备大概只需要十五年,中国就会被拖垮香港媒体在二○○○年元月发表此文后,引起不少关注据说李安的《色戒》,也有提醒中共注意“京奥”的“西施”味道,但大陆人都只是以为《色戒》在告诫老百姓不过,奥运确非军备,“京奥”并非是将中国的财力消耗于军备呀 证明“京奥”是“计”的数据 友:请注意,历代“西施”有两个特色,一个美丽得妙不可言,不仅仅国君被美得魂不守舍,全国人民也深感秀色可餐;二是这种美色会导致“吴王”沉迷美色,改变正常朝政的中心议题以此两条标准检验“京奥”—— 第一,“京奥”确乎美得妙不可言——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胜利后,中国举国欢腾,立即展开了各种热烈庆祝活动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以及其他中央大员亲临设在中华世纪坛的庆祝现场,与民同乐14日凌晨1时,国君更登上天安门城楼与民同欢在万众欢腾声中,江泽民随着音乐即兴指挥市民高歌 吾:你这话有新闻作证,句句是实从庙堂到江湖,都将“京奥”视为扬我国威,显示盛世和“中国特色”成功的美妙形象工程 友:第二,“京奥”虚耗透支了中国的财力、人力,严重破坏了中国正常的经济秩序近期的股灾与房灾,与其大有关系不妨看一组数据:1、北京城建集团总承包部奥运工程项目经理储昭武说,2008年与奥运直接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总投资约为2400亿元;2、北京市奥运工程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他们按照市长的要求,电力网改造总投资已经从180亿元升至232亿元以这一增长比例,意味着与奥运直接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总投资将突破突3000亿元这还只是与奥运直接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总投资,如果再加上火炬传递费和保安警戒费用,估计至少要花一万亿人民币!有史以来,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挥金如土地烧钱办奥运 还有因“京奥”而无法估量的间接损失与破坏比如,为“遏制山西的环境污染和生态恶化”,为北京奥运创造一个良好的周边环境,“十五”其间,山西省计划安排大气、废水及生态保护等环保项目227个,总投资190亿元而为了确保奥运期间的北京空气质量,还有天津、河北、内蒙古和山东等五个省市纳入“京奥”环保协调范围,这些省市都像山西省一样,不得不为“京奥”自残,致使本地经济一片“浮肿” “十五大”涉嫌“当代范蠡” 吾:“京奥”是举全国之力而办照你这样说来,全国每个省市都为“京奥”作过牺牲与自残,这样相加起来,“京奥”的总开销,绝对是个空前绝后的天文数字此前历届花费最高的奥运会是前苏联1980年举办的第22届奥运会,也只花费了92亿美元;而接下来由美国举办的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预算5万元美金,实际只花了2、5亿,节余2、5亿可是如今的中国,竟然比历届花费最高前苏联奥运会还要铺张浪费无数倍! 而且,为了“京奥”,全国的各类媒体都受到“言路紧缩”的管制,可以说,“京奥”不仅未能缓解中国人权困境,反而加大了倒退步伐这就是近日上海出现北京人杀死六名沪警,贵州惊爆万众“火烧警楼七百里”的深层背景“京奥”的确有些像“西施”拖垮吴国一样,让中国在“美色工程”中暗暗腐烂掉! 不过,我不太赞同你的“当代范蠡”是美国的观点你想,许多国家办奥运都既活跃了本国体育事业,又还借奥运赚钱发展了经济独有我们“中国特色”,将奥运当成扩张政治意识形态的面子工程和形象工程,为了办好“京奥”,不惜压制企业经营,破坏经济正常秩序和百姓正常的生活规律我看,真正的“当代范蠡”,是我们的“伟光正”自己 友:老兄此言发人深省当年申奥成功,是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十五大”极力争取的,这是否是个一箭双雕,既给“十五大”树政绩,又让以胡锦涛为核心的“十七大”进退维谷,鸡肋悲剧,陷入“京奥”形象工程巨大灾难 吾:不论“当代范蠡”是美国还是“十五大”,“京奥”的确是一场民主与专制的“超限战”尽管“京奥”还未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