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美国股市中国第一股倒下 创办人出走美国

点击量:   时间:2018-03-03 14:12:03

纪硕鸣/十五年前开创中国企业在纽约上市先河的华晨汽车,最近黯然撤出因为产权纠纷被迫出走美国的华晨创办人仰融,对华晨败走纽约感到痛心,曾见证华晨上市的新华社记者赵仁方也感莫名其妙 被称为“美国证券市场中国第一股”的旗帜倒下了,为开拓中国企业与国际资本市场接轨作出探索的中国首家赴美上市公司悄然退出美国资本市场华晨中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宣布,将撤销在美国纽约交易所的存托股份,取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地位据悉,华晨汽车的董事会已向美国证券和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有关退市报告尽管华晨汽车管理层尽量淡化美国退市事件,并表示,从纽约交易所退市不会影响公司普通股继续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交易的上市地位,华晨还将谋求回归A股不过,有美国资本市场的法律专家和中国汽车工业的资深分析家告诉亚洲周刊,华晨汽车从美国资本市场败下阵来,表明具有象征意义的中国汽车工业仍未能以自身的杰出表现得到美国资本市场认同;中国汽车工业正提出“集全球资源造世界车”的口号,美国资本市场这一阵地还要不要呢 数据显示,华晨汽车在纽约交易市场交投清淡,华晨汽车连年业绩不理想,影响股价,近几个月来的日平均交易量为六七万股,低迷时仅在三万股左右华晨汽车表示,放弃美国上市的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华晨在美国证券市场交易量低,已经失去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而适应美国报告与注册制度的行政费用不断增加,成为华晨汽车不得不退出美国资本市场的主要考量 虽然,每年都有外国公司宣布退出美国资本市场,但华晨汽车是中国第一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上市先驱”,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从一家连年亏损的国有汽车企业,成为拥有数百亿资产的企业集团;如今又连年亏损,成为中国第一家退出美国资本市场的“退市先驱”,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新华社驻美国纽约著名记者赵仁方在美国《世界周刊》撰文表示:“读到华晨撤离美国股市的消息,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感觉”当年华晨汽车在美国上市,新华社以中英文作了报道,撰稿人就是赵仁方,他在《世界周刊》不仅刊出了当年华晨汽车进军美国资本市场引领人仰融的采访手稿,还刊出了仰融当年的名片或许正是因为赵仁方是当年五星红旗插上美国资本市场的见证者,才会有这种特别的莫名其妙的感觉 十五年曾有过辉煌 十五年前的十月九日,华晨汽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拉开了中国企业走向国际资本市场的序幕,也跨出了中国汽车工业与国际资本市场结合的一步,而背后的重要推手就是在二零零一年被《福布斯》评为中国第三大富豪的仰融得到当时的国家主席杨尚昆的支持,仰融操作华晨汽车在美国上市成功,华晨汽车成为纽约股市的“中国第一股” 据记载,华晨汽车在美国募集资金八千万美元,当日上市定价每股为十六美元,高开后以十八点八八美元收盘,上市首日的交易量达到发行量的四成,逾二百万股十五年来,股价最低时不到四美元,最高峰的二零零四年达到六十一点八元,并曾有三次分拆华晨汽车在美国证券市场曾经有过辉煌,也曾跌至低谷而奋起,但如今却走到了尽头当年缔造历史的仰融,也因为与政府的产权纠纷被辽宁通缉而出走美国仰融在美国接受亚洲周刊的电话访问时,以“痛心疾首”来形容一手创建的企业在美国股市败走的心情 身在美国,仰融却仍时时关心一手创办的企业,对华晨目前的困境他一清二楚仰融表示,十五年前谋求在美国上市,是考虑到纽约股市是全世界最规范、最值得信赖的市场;为追求与国际资本接轨,为证明中国企业可以国际化而选择了美国市场上市成功后,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还接见了仰融一行以示鼓励 中美经济利益交织 仰融指出,华晨汽车是有象征意义的,代表著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也代表著中国汽车工业走向国际的开始当年,仰融就曾表示,“中国的外交政策要将中美之间的政治握手转换为经济握手,用经济的方式将两国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如今,仰融不明白:“怎么说撤就撤了呢我不相信,这么大的一个资产群体,难道就承担不了每年几万,就算几十万美元的挂牌费除非这家企业已经到了严重亏损破产的边缘” 仰融打个比喻说,就像一幢大厦顶部有旗杆,有飘扬的旗帜,旗帜要更换,旗杆要维修,但如果大厦管理者连这点费用都承担不起,“这座大厦的问题已经十分严重了”当年仰融与企业管理者分工,他负责资本市场,赵希有负责汽车制造一九九四年华晨股票曾一落千丈,跌到三元多,当时CNN指中国企业很难适应国际资本市场仰融果断地与沈阳政府协商,一九九五年始接管企业,派出年仅二十八岁的苏强到沈阳任总经理,企业盈利从九五年的每股二毛到九八年的每股二元四角,仰融对管理层强调:“家庭作业没有做好,不要回归资本市场,必须把功课做好才回归中国股市” 二零零二年,因为产权纠纷,仰融被赶出华晨,流落美国,被辽宁以“涉嫌侵吞国有资产”通缉,他曾想以法律方式解决纠纷,在中国国内受到阻挠;美国法庭称不在其管辖范围,不能受理产权纠纷然而华晨汽车这几年却遭遇了滑铁卢,连换了三任董事长,业绩很不理想,二零零五年亏损人民币六点五亿元(约八千万美元),零六年亏损将近四亿元人民币仰融说:“股票受青睐、股票价格吸引是和企业盈利相结合的” 连年亏损玩不下去 如今,连年亏损的华晨汽车已经没有这个动力了北京资深汽车工业分析师贾新光表示,听说华晨要撤出美国证券市场,“第一反应就是玩不下去了,如果还是由仰融的团队经营,沈阳的汽车工业不至于此,这不仅是经营的问题,股权之争在国际上也有负面影响”贾新光认为,汽车是大投资量的产业,建一个年产十五万“捷达”汽车的企业,就需投资一百三十亿元人民币贾新光说,中国汽车工业的资金相当缺乏,光按上海汽车工业公司的规划,就缺资金一千亿元人民币中国汽车工业开始靠政府投资,以后吸引外资,现在上市集资被誉为一条“阳关道”,结果华晨却将美国上市集资的功能废了虽然说要回归国内资本市场,但贾新光认为,这无疑是宣布国内资本市场门槛低些,可“操作”性强些,但总会被人质疑为什么败走美国 一位美国资本市场的法律专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向亚洲周刊表示,全世界到美国上市是最困难的,不仅因为门槛高,而且会计制度严格,能上市的企业大多有良好的国际形象,有象征意义,“选择退市是美国太难,还是因为我们太差,这值得发人深省” 十五年前,华晨汽车进入美国证券市场,预示著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接轨国际资本市场走上一条新路,十五年后华晨汽车又黯然退出,是否代表著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需要重新思考新路径如果说十五年前华晨汽车上市惊动中南海、得到北京高层的支持;那么,华晨汽车在十五年后退出纽约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