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一个日本人的恶梦警告:投资中国要先睁大眼睛

点击量:   时间:2017-12-02 16:19:01

遭受欺骗的Matsuok十年来不断争取要回他那笔超过60万美元的慈善基金,但这条路却不容易 “他们所做的是对其职位与国家的侮辱”64岁的Matsuok表示“现在他们正拖延时间,等着我进棺材” Matsuoka指出,他那恶梦似的经验就是一个贪腐的警示故事,他承认自己过于天真不过他的中国夥伴则反击,是Matsuoka的投资太糟,Matsuoka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现在却反过头来攻击中国、博取同情 《洛杉矶时报》8月9日报导了这场日本与中国的教育投资疑云不论哪一方说的是实话,Matsuoka的经验均说明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新手,将会有什么样的风险 经常登上报纸版面的丑闻事件拥有一些共同点,包括政府与个人的产权争议、过度信任人际关系、以及利用家族成员的帐户作问题所得的储存管道 不过,对Matsuoka来说,他的背景没有太多的“有力靠山”,让他足以应付如此的环境 Matsuoka在1950年代的福岛长大,家庭环境并不富裕,当时的日本正难以在国际间找到一个立足点Matsuoka在1960年代进入东京的大学,此后他便投入社会学的领域,且曾因学生运动遭到逮捕 中国的经济蓬勃发展,但在这样的发展下,整个国家却被贪腐问题紧抓着不放(路透社) 毕业后,Matsuoka开始了家教的生涯,接着成立了一所补习班1980年代晚期,他的Matsuoka Seminar补习班拥有八百位学生,每年能赚得250万美金,这位前社会学家从此得知,资本主义待他不错 Matsuoka表示,当退休年龄将至,他的罪恶感却与日俱增,他自认财富均建立在普通日本百姓的血汗上,因此,Matsuoka打算在中国建立12所学校,采小班制、有最新的电脑与教科书 在1995年,他将这个构想告诉他的中文教师本永中(Ben Yongzhong,音译)身为中国教育部官员的本永中当时正因一项交换计画在东京工作,与当地的中国大使有联系 本永中听了Matsuoka的构想后,反而建议Matsuoka借些资金给天津大学,好重建该大学的交换学生宿舍当这笔资金在五年后归还至Matsuoka手上时,Matsuoka便能实现他在中国建设学校的计画,如此将能一举资助两项教育计画 Matsuoka同意了,一方面因为他需要更多时间来讨论工程细节,此外,他也相信本永中,相信他与中国之间的关系Matsuoka表示:“我将本永中视为新中国的希望” Matsuoka于是在1996年末与1997年初借出了62万5千美元,并加上3%的利息,在该份借贷合约上并未提到中国教育部或本永中的头衔,相反的是,使用了本永中妻子刘丽枫(Liu Lifeng,音译)的名字 Matsuoka说,这是整件欺骗事件的头个徵兆,而他很后悔当时忽略了这点 然而,本永中与刘丽枫并未立刻将钱交给天津大学,而是交到教育部资深官员的儿子李宏涛(Li Hongtao,音译)手中第二份合约比第一份更加松散 Matsuoka商业上的夥伴Takuwa Watanabe便表示,Matsuoka太单纯了“实际上,我也曾遇过同样等级的教育官员的询问,但没有吃下他们的饵” Matsuoka说,欺骗者让他相信宿舍正慢慢兴建中,直到他在1999年5月到达中国、并到天津大学参观直到当时他才了解到,他的钱不会用来兴建一座已经存在的宿舍,而是用以建设一座在大学附近的“朋友花园饭店” 当Matsuoka询问本永中与刘丽枫时,两人要他别担心,那笔资金正被“科学地”使用中 不过,Matsuoka的担忧日渐增长,他最后亲自与教育部接触,2001年,教育部同意进行调查,几个月后,一份未签名的报告出炉,表示Matsuoka可向中国人民法院请求协助,但教育部官员拒绝评论此事 因此Matsuoka向法院控告李宏涛,但Matsuoka表示,法院判决却偏向李宏涛Matsuoka只好再向法院控告刘丽枫,虽然Matsuoka蠃得官司,但刘丽枫向Matsuoka表示自己没钱 Matsuoka说,他想帮助中国学生的梦想反而让他感到羞愧,在过去10年,Matsuoka的法庭费用超过九万美金,还要外加拿不回来的那笔62万5千美元 另一方面,刘丽枫与本永中质疑Matsuoka是否真的希望在农村投资,或他只是在利用此计画洗钱 两人说,Matsuoka曾研读饭店建设计画,知道这是个营利的事业,也了解风险而他们与李宏涛的接触只是在为Matsuoka当中间人 本永中表示,对此事感到遗憾,他们仍相信中国的法律是公正的,若他们有任何违法的地方,他们愿意支付所有金钱 至于李宏涛则认为自己与Matsuoka没有任何直接的合约接触,Matsuoka的问题不在他负责的范围“投资是有风险的” 虽然经历此事件,Matsuoka仍希望在那笔钱回到身边后,